https:记录//laod.cn/hosts/2018-google-hosts.html

202话这集的节奏真的好棒,自从黑帮章节后,节奏就走上正轨了?

我写作的割裂感很重,怎么办..

生活(误)

有人在割着我的脖子。
我不知道怎么开头,但是我以最直接的感受呼喊而出。
他一刀一刀地向我的脖子刮着。也许是刀片,也许是锋利的纸?叶子?或许不是在刮着,蹭也是可能的,手劲好大。
也许又并不是手劲大,只是我单方面的受不住。
宣泄着,我在她的手下疯狂地宣泄着,他的手在我上面画着,我在他手下叫着。
身躯拼命扭动,我不知道我从哪来的那么大气性。
她的手还在划,一切都像一个方块规整那样有序,轱辘轱辘地转着,或许也只是我的错觉,没在转。
我的呼吸确实有些急促了,窒息感也产出些来。
这场戏剧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。
我有种迎着她手中利器冲上的念头。
把我的头放在地上。或许会干脆利落些。
我又记起以前的事情,她的手还在画着。
那时本是迎向...

中秋节吃个月饼

我在吃着,月饼。
大概是月饼的东西。
东西也是有实物的。
我咀嚼着,就像咀嚼这个词一样咀嚼着。
口中混实着月饼破烂的渣子,可以从口腔壁里看到他们动作的样子。
顺时,喉咙挤进那些绵绸的垃圾,一股快感直上大脑。
我短暂地享受着这一不明不白的快感。
站在一座金属塔的对面,那栋楼的梯架上。
为什么我这么自然地站在那座楼架上呢?我有什么资格站在那架楼架上呢。
大概是那里的虚影,存在浆糊核桃般的脑袋里。
就像那些历史评说里的文字一样,随处拿了一些似有似无的影子就这么安在了那里。
真是不明不白的。
我随处触摸到了阵阵凉风。
望着塔尖的那轮月亮,我明白到现在是一个冷清的夜晚。
而面对我的那塔也跟月亮一样的颜色,黄色的,很亮。
只是还有他本...

三年,

真TM物是人非

可恶

交障真的好难受

懒到没有热爱的事物了...

尴尬

弄错梅林画师了....

梅林....
我猴钟意雷啊...

1 / 4

© 在线看猴就在这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